/ 长篇

胜利了一刚

1967年墨西哥大革命胜利后,人民把大独裁者扒光了,装进一个透明的空调房,放置在广场上,目的是让他在人民羞辱的注视下咬舌自尽,没想到三个月后大独裁者非但没死还越活越好,吃的香睡的甜,每天在房子里跳操,做俯卧撑,唱以前的流行歌曲,脸瘦了大肚子也下去了,恢复了往日风采(原本就是帅哥,民间甚至出现了粉丝团体,二次元相关作品大热

面对围观的人群,前独裁者不卑不亢,保持正常作息,不时挥手,展示出良好修养,有时会走到有机玻璃前,和愤怒拍打玻璃的民众对视,吃过苦头的人对这种目光心有余悸,心里虚了,大声叫骂两句走了

独裁者状态越来越好,没有任何工作的他专心作息,健身,躯体日趋完美,晒蜕了几层皮以后,皮肤黝黑,在月光下辐射出暗金色的光芒,甚至深夜也有粉丝去广场围观。每隔一天独裁者会撸一管,时间是傍晚太阳落山前,最后的阳光给透明房里所有物件镀上浅金色,独裁者来到有机玻璃前,面对夕阳,左手叉腰,右手紧握那话儿,有力的搓动。有时右手叉腰。那根东西在有节奏的动作中缓缓勃起,尺寸惊人,随着节奏的加快越来越粗,青筋鼓起来了,这仿佛成了一个仪式,在人山人海的凝视下,独裁者越撸越快,在太阳熄灭的一刹那射出去,喷溅在玻璃墙上,周围瞬间黑下去了,人们若有所思。阴天或下雨的时候也撸,阴沉的气氛下更有一种肃穆感,人群穿着雨衣,打着伞,看一个丧失王位的独裁者自渎。情况起变化了。

这样不行!革命果实得来不易,不能让这孙子搅黄了,第一人民广播电视台派出王牌团队去采访独裁者,想弄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

全国直播

主持人:你好

独裁者侧卧:你好,我好,大家好,领导好,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,人民们,胜利者们,你们好!格拉希斯

主持人:最近生活怎么样

独裁者:挺好,吃的好睡的好,感谢人民和领导对我的关照,非常好,特别好,不是小好是大好

主持人:革命成功几个月了,作为民族罪人,这几个月你是怎么想的,我看你心情还不错

独裁者:可不咋地,害能咋办呢,我都这逼样了,毕竟是民族罪人,祸害了大家这么多年,我知道自己罪大恶极,做啥也弥补不了过错了,所以我就是吃好睡好,把身体养好,努力取悦人民

独裁者坐起来,喝了一口水,躺下来接着说:我知道领导的意思,不就是把我关在透明屋里,接受人民的审判吗?我有罪。所以我就是吃好睡好,把身体养好,努力的取悦人民,人民想看什么我就表演什么,以前我脱离群众,自以为是,现在我要回到群众中去,活的尽量久,只要多活一天,就多带给人民一天欢乐

人民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!

独裁者振了一下臂:人民快乐了我就快乐,哦不不不,我不配快乐,我有罪!我罪大恶极,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赎罪,我有罪。

主持人:撸管是怎么回事?

独裁者:这咋说呢,怪不好意思的,我虽然六十多了但性欲还是很旺盛的,老旺盛了,那家伙,以前每天忙着欺压人民,现在闲下来了,没事干,躺床上可不就尽想那回事么,哎妈给我憋的,老难受了,这几个月吃的好睡的好又每天锻炼,身体机能恢复了,那方面就更有需要

独裁者:我寻思,这咋整憋的不行了,又没老妹,只能自己撸了,我要是躲在被子里撸,不是显的猥琐吗!独裁者提高音量

独裁者:反正这房子全透明,我干啥都能看见,目的不就是要我接受人民监督吗,吃喝拉撒都被看了,撸管也不必躲躲藏藏,七情六欲人之常情,我也是人呐!拍了一下大腿

独裁者:所以我就大大方方的撸给大家看,之于人民也是一个难得的体验,毕竟当众撸管的人不多,当着全国人民撸的就更少了,人民愿意看,我就继续撸下去

我有罪。独裁者说,我当然有罪,我罪大恶极。但是我的行为未必有错,就我撸管来说,受到了人民热烈欢迎,起到了取悦人民的效果,这个行为就可以说是正义的,毕竟是人民胜利了。人民就是正义。撸管并不是目的,如果将我和我的行为剥离开,就好理解了,这是一个符号与仪式之间的关系,我是在彻底的贯彻现代性,当然,我个人是有罪的,我有罪,我罪大恶极,我全家都挂在仙人掌上晒干了,我有罪。

记者:有些道理,布拉沃!

独裁者:布拉沃!不不不,我不配说这个词,我有罪

此刻太阳快落了,独裁者掀起毛毯,坐起来,慢步走向玻璃,右手缓缓伸向那话儿,人群沸腾了

册那!一个主要革命胜利者讲,个逼养的,把我们停了杠头上了,娘逼的,册那

怎么办?有人问

怎么办?

怎么办,有办法,把伊拖出来当众处决了不就完了,他有罪

哪能办,不好办,已经有人气了,角色发生了转变,万一杀的时候不配合,喊些乱七八糟的口号,反倒坏了事体,不好办

哪能办,有办法,拿伊私下组特,找一个我们的人假扮么好了呀,为革命不能怕有牺牲呀

有道理呀,好办法,于是把独裁者秘密处决了,找了一个政治过硬的同志,肯为革命牺牲,打扮成独裁者的模样当众处决,场地依然设在广场,凌晨五点钟,围观的人民被隔离在远处,直播也只给远景固定镜头,这样就看不太清了,假扮者嘴里胡乱喊着救命告饶的语句,痛哭流涕,狼狈的在地上翻滚,像一条临死前的狗,领导一声令下,乱棒打死了。广场发出零星的几声叫好,旋即沉默,黑压压的一片,但就在这时,此刻,怎么讲,好事情发生了呀!太阳出来了,天亮了。

革命彻底胜利了一刚

人们纷纷拿出行动电话,点击屏幕下方的黄色按钮,给大久保田打钱

本文由豆瓣网友整理,原作者特师,希望你喜欢这篇大作,由此更深刻地理解特师,更广泛的宣传特师 微博 @大咕咕咕鸡 支付宝daguguguji@gmail.com 给特师打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