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短篇

在深夜我们围成一个圈跳一种舞

松散的圈,密度不大 。 中间是空着的,很大一片 。 我们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应该立一株仙人掌或者石柱,我们也不太清楚,不过这种舞就是这样的,中间必须空出一片,我们就让它空着 。

播放稀薄的音乐,关牧村的中音或者不知名少数民族高音 。 没什么区别,找到节奏就可以,这和吸食药物一样,都是一个过程 。

顺时针逆时针交替,闭眼,微仰,双手挥舞,没有固定的套路 。 一曲大概七八分钟,曲间休息两三分钟,这时我们站着,面无表情 。

十点多就散了 。

本文由豆瓣网友整理,原作者特师,希望你喜欢这篇大作,由此更深刻地理解特师,更广泛的宣传特师 微博 @大咕咕咕鸡 支付宝daguguguji@gmail.com 给特师打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