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长篇

驴,社会主义与秋天,重塑了整个城市

不学好啊,头疼死了 。 仗着自己头大,在班级里很嚣张 。 上礼拜五威胁同桌要看人家奶子同桌不让,把人书包扔窗户外头了,还恐吓人家:“ 小心点 。” 被老师请家长,训了我一个多小时 。 自己放学回家的时候被同桌哥哥在胡同里堵了,一顿胖揍,初中排球队的,身高臂长跳起来一米七,我儿子根本不是对手,还挺坚强一瘸一拐自己爬回来了 。 半夜爬起来吃了两根黄瓜,一个西红柿,一杯酸奶,两个煮鸡蛋,四个庆丰包子,打了一套自创的拳调理经脉,默默回去睡了,整个过程没有出声,表情肃穆,展示出一种未来国家栋梁的气质 。 催人泪下 。不容易啊!我儿子!身在茅草屋心怀凌云志,放眼全球 。 虽然个子不高(一米三,跳起来一米三一),年纪轻(十一岁零三个月),但个性坚强,成熟,心理素质过硬 。他坚信 “ 精神力量统治一切 。”,“ 肉体是次要的 。”,“sy 强身,意淫强国 。” 坚信中华民族将在自己这一代实现伟大复兴 。 三年级一次全校大会上我儿子首次提出了自己的观点:“ 少年强则中国强,祖国的未来始终掌握在年轻人手里 。” 他主张同学们通过合理的手段,比如 sy,意淫调节自身状况以达到一种平衡,震惊了全校 。 当时的年级主任语文老师傻逼 otz 说:“ 还 sy,你才多大就知道 sy 老赵,这不臭流氓吗,以后能有什么出息 。”

我儿子不卑不亢,立刻就反问到:“sy 怎么了,sy ? sy 是科学宣泄自身压力的一种方式,自古以来盛行不衰,为多少年轻人解决了苦闷 。sy 怎么了?你没 sy 过吗?别装大 yi3 狼了傻逼 o 老师,恕我直言,你今年三十七岁,至今未婚,没有女朋友,混的一泡污没人请桑拿,住单身宿舍,如果你没有长期 sy 的话,我怀疑你身体有毛病,傻逼 o 老师 。“” 你可能有病,傻逼 o 老师 。” 老赵直指人心,一记重拳直捣面门,给予年级主任傻逼 otz 强有力的打击,成为校园风云人物一段时期 。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儿子被高年级同学称为 “sy”,也有叫 “ 赵 sy”,随着时间流逝老赵头越来越大,体格越来越健壮,叫的人就少了 。由于身高一直没有起色,我儿子想了很多办法,比如每天吃三颗生鸡蛋,练习引体向上,玩任天堂马赛克掌机补脑,看国产黑丝舔脚片,和保定的姑奶奶学习拳法 。 话越来越少,变得沉默 。 大量的阅读书籍,隋唐演义,沙漠之狐隆美尔,铁血首相,燕子李三,故事会合订本,今古传奇,门头沟地区回族民间故事集 。 每天放学后在家上各种论坛和网友辩论,铁血,强国,西西河,中华网,经常在屋子里自言自语转圈,时而沉思时而骂娘,显示出一种甲亢的早期症状 。老赵频繁的在学校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举动,比如要求看女同学奶子,已经好几次了,均遭到拒绝 。 有一次我儿子将一个搪瓷脸盆顶在头顶去上学,在全校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坚持了一整个上午 。 他对我说:“ 爸,其实我根本不想看女同学奶子,是这样的,奶子,是这样的,我根本没兴趣,还没我屁股大呢,我没兴趣 。”
“ 我就是想展示出一种力量,” 我儿子说,“mindfucking。 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 。” 老赵接着说,“ 我希望能唤起我们这一代青年人的责任感 。”有一次我儿子在院子外面喊:” 爸,你来! “我出来后问他:” 干什么? “

他说:” 没事儿 。“

我就进去了 。

过了一会儿又喊:“ 爸,你来! ”

我出来后问他:” 干什么? “

他说:” 没事儿 。“ 我就进去了 。

过了一会儿又喊:“ 爸,你来! ”

我出来后问他:” 干什么? “ 他说:” 没事儿 。“

我就进去了 。 过了一会儿又喊:“ 爸,你来! ”

我出来后说:“ 你有病啊? ”

老赵说:“ 我没病 。”

我说:“ 没病你嗷嗷喊什么喊,有完没完? ”

老赵说:“mindfuck,爸,我想你更深刻的感受这种力量 。”

我说:“ 你他妈有病! ”

老赵说:“ 没有 。 我没病 。”

我说:“ 你绝对有病 。 脑子有病 。”

老赵说:“ 没有 。 我没病 。” 整个对话过程中我儿子一直顶着搪瓷脸盆 。

有一次半夜里,我迷迷糊糊看见眼前有个黑影,吓的当时就醒了,仔细一看是我儿子,

老赵 。 头上顶着一个搪瓷脸盆 。

我说:“ 你有病啊!大半夜想吓死人啊? ”

我儿子没吭声,盯着我,眼神坚毅 。

我说:“ 你不睡觉干什么? ”

我儿子说:“ 爸,你听过这首歌吗?最后的温柔 。”

我说:“ 什么? ”

我儿子说:“ 最后的温柔,这样唱的 ‘ 当你要离开 ~ 想我 ~~ 用你最后 ~~ 地温柔 ~’”

我说:” 听过,陈升的 。 你想干什么,怎么不睡觉? “

我儿子说:” 这首歌是写给李谷一的 。“

我说:” 什么?什么李谷一? “

我儿子说:” 陈升写给李谷一的,为了表达对李谷一的爱意 。“

我说:” 什么李谷一,你疯了你? “

我儿子说:” 我没疯,这首歌是陈升写给李谷一的 。“ 眼神坚定 。

我说:” 狗屁李谷一,明明是写给李双江的,想对我 mindfuck,你还太嫩了,儿咂,

赶紧给我滚蛋! “

我儿子默默的倒退出去,又探出头说:” 是陈升写给李谷一的,最后的温柔 。 陈升给李谷一写的 。“ 然后慢慢退了出去 。

还有一次家里头吃饭我喝大了,回来的路上扶着墙尿尿,我儿子盯着尿液奔流情形若有所思,用右手做了一个波浪起伏的动作,对我说:“ 浪潮 。 爸 。 时代步伐不可阻挡 。”

我说:“ 什么浪潮? ”

我儿子说:“ 时代浪潮,die welle,看过这部电影吗?你们这代人完了,未来掌握在我们手里,新时代的开拓者 。”

我说:“ 谁完了?哪一代?谁们一代?我们这代是哪一代啊?怎么完了? ”

我儿子说:“ 就是你们这一代,三十来岁的,完了 。 你们完了 。”

我说:“ 我们怎么就完了?我才三十七岁,壮的和驴一样,怎么就完了? ”

我儿子说:“ 精神上完了 。”

我说:“ 怎么完了? ”

我儿子说:“ 完了 。”

“ 精神上完了 。” 我儿子补充 。

我说:“ 完个屁!你懂个球!你才完了,养你这么大白养了,狼心狗肺的东西,小心我抽死你! ”

我儿子听完后一言不发,默默的脱了上衣走到胡同当中,摆了一个不屈斗士的浦士,洛基 。 冷冷对我说:“ 你过来试试,屎给你打出来 。”

在路灯投射下老赵肉身反射暗暗的白光,雕塑一般 。 夜晚自他腋下穿过,回旋,托起六块腹肌与汗毛,重塑了整个城市,驴,社会主义与秋天 。

我突然意识到:我们这一代可能真的完了 。

完了 。

: 老赵翻跟头 : : 老赵翻跟头 : : 老赵翻跟头 :

本文由豆瓣网友整理,原作者特师,希望你喜欢这篇大作,由此更深刻地理解特师,更广泛的宣传特师 微博 @大咕咕咕鸡 支付宝daguguguji@gmail.com 给特师打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