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钱太惨

太惨了!我太惨了。是这样的!写了一些,乱七八糟,都是因为没钱,因为没钱好出去耍,放假了只能在屋子里磕,跟自己磕,较劲,谁让你没钱呢,是不是这个道理。又不敢发出来,写微博字数限制闹心,搞到微信大叫驴,么腾讯比较红,红又专,爱国,你懂的,到时候叫你喝茶,你又怂了。

就是胆子小,没办法,每天就是混,尽快过去尽快过去。就想吃烤串儿,不吃能怎么样呢。儿子因为你没钱,已经不爱你了,原话是“爹我可能不爱你了。你没钱”这才九岁,已经感受到了来自儿子的巨大不满。逐渐弥漫。已经感受到了。经常说是班上谁谁,买新的数位玩具,谁谁的妈开个特别大的车,巨牛逼,谁的ipad屏幕特别大,他的只有7寸。哪家小开请班上核心同学去酒店度周末什么的,我都惊了,但后来了解下,确实是这样,可能是家长默许的,从小培养组织能力,还是展示实力什么的,搞不懂。去什么太湖东西山,大别野啥的,家长包车。还有次在南门吴宫喜来登 搞什么生日聚会,要家长都去,喷了,娘比的不知道要搞什么,是家长搞还是崽子搞,跑过去才发现喜来登成太平洋啥的了,还签到,逼养的小崽子人模狗样的在门口接待,站的直挺挺的跟个狗一样,我就喷了。确实不懂了。

感觉儿子已经对我有想法了,爹没钱,连带自己在学校没面子,这样,现在学校里灌输的就是这样。爹有钱,厉害。爹没钱,呆逼。我能怎么样,有时候看着崽子,挺陌生的,养他干嘛?吃我的花我的,到头来不落好,回家连头都不抬,跟他妈得得得的聊生活,喷了。又一想,不养怎么办。你还能干嘛?

你没钱。

看到街边有一个将脸埋在双腿之间的人。埋得很用力。用力抠脸,很痛苦的样子,屁股撅着,双肘内收到腹部,好像忍受了巨大的屈辱,感觉可能,我以后就是这个下场。挺吓人的。有时候想嗷一下。嗷的一下跑掉了,逃离这个生活,嗷的一下跑了,跑特了!哪能!撒啊不要了就自己跑特了,和王大锤一样,真想嗷一下跑掉了。但是我不能,怎么办,想了一下,可能是幻觉,是我的幻觉,街边其实并没有这样一个人,一个将自己的脸深深地埋在双腿之间的人,并没有,可能是把自己想象的太惨了。

晚上去小刘家,喷了!夫妻俩在假宜家沙发上缠绕着,小刘左手搂老婆左腰,左后腿蜷曲在臀下,右脚心抵老婆左脚心,右手心和老婆左手心合十。老婆完全和小刘镜像,两人合体,摆了一个连通器造型。拓扑 。好像古代佛像的样子。小刘和老婆一起翻白眼看我,说:“哪能?”我差点昏古七了,电视里正演到第三集。

“不在家搞拓扑,还能哪能,和老头老太太上街跳藏舞吗?”小刘出人意料的炸裂了,喷了。“我们刚结婚夫妻感情好不行吗!”

“乐意!我乐意。”

“就爱每天粘着,咋了?!”

“老头老太太们都给逼成什么样了,还能干什么?我妈50岁退休,正值生龙活虎的年纪,你让我妈怎么办!除了去小区跳操还能干嘛?”

“有什么活动选择吗!”

“能怎样?在贵国,你别搞输出,怎么都行,低头猛跳藏族的士高,可以,低头猛跳,别说话,别抬头,把体力嚎完回去睡了,可以。还能有什么活动,你想干什么?”

“各种富士康厂妹每天下班吃完饭,跳一阵,看过吗?不跳就是不热爱集体。晓的伐?”

“所以说凤凰传奇这样的歌为什么火,那啥需要。节奏强劲,严肃,有集体感,和那什么德国战车的一样,听过没有,rammstein,人家是戏谑的唱你们倒认真了,喷了。一丝不苟的跳,不能出错,出错大家都看你,破坏集体,所以你自觉的练习,力求不出错,融入集体,但为什么!不知道,谁知道呢,我还年轻,融入集体是没错的,跳一种不知道谁先开始的,厂里默许的,约定成熟的节奏是对的,是成长的必修课,对不对?有个老头按耐不住,搂起一个过路的老太太在旁边跳起慢三,本擦擦,敞口的裤腿舞动,好像一个没收拢进垃圾桶的黑塑料袋,缓缓飞舞。跳完老头怅然若失,走了。”

“你说为什么!”

“你还说老头为什么,为了什么!”小刘很激动

“里个国家变咗 了,早就变咗了!嗨未!on sceen,off screen,台上是歌舞升平,但台下不一样。每个老头,每个青年老头都一样,心里有个tatoon,心灵tatu 这是组织给你的,一直埋藏内心,平时深埋内心,一旦出现situation,什么航班延误,或者排队,抢座,就会迸发,从心底升起来,一种集体荣誉感嗷的一下就升起来了,立刻丧失理智,跳起来骂你妈逼,捡起手边所有的硬东西打爆你个尊。知未?都是这样,灵魂植入,改不了了!”

“你说说为什么,老张!”

“你说说为什么。”小刘很激动

“你说我不在家里爱老婆。还能怎样!你说!”小刘说

“老张你就是太爱装逼了。你完了。”小刘总结。

“你国完了!”小刘嚎叫。

思考一下,觉得小刘说的有道理,确实是这样,又回到开头了,生活。啊!生活。想观察生活,但后来发现,被生活观察了。想了解这个世界,后来发现根本理解不了,这样的。人们都疯了,猴儿都疯了,不管是哪儿的猴儿,都疯了。

疯了。都疯了。

都想分个你死我活,有钱的想摆脱穷鬼纠缠,穷鬼想咬死有钱的,讲方言的觉得讲普通话的invader ,讲普通话的觉得讲方言的是土鳖。一些来得早的猴儿,看不起另一些猴儿,觉得他们是驴,却忘了自己爷叔也是驴,都疯了!小刘说的有道理,都疯了。

今天取钱,被打了一顿。是这样的,一个驴插队,一个外地驴,东北口音。我包里有淘宝买的辣椒喷雾罐儿,还没用过,心想今次正好使用下,看看效果哪能,正好是小区附近的自助银行,经常要来的,正好树立下威信。

“正好儿。”我这样想,然后嗷的一下扑过去,按下喷雾器按钮,没想到没喷出来,东北人也吓了一跳,不知道我要怎样,吓得靠在墙上,我又按了好几下,还是没喷出来,心想:完了,估计被骗了,我操你妈福建佬。肯定是买到假货了。这时几个东北人反应过来了,我可能傻逼了,于是扑过来把我打了一顿。

在这个城市,牛逼就是硬道理。你一个人,经常一个人出来行街,注定要吃亏的。有时候只能怂了,现实就是这样。我想,我要是有个信用卡就好了,避免和驴过多接触,可以刷卡。

讨厌驴。如果有个车就好了。有时候我想,有个车就好了。有私人空间。避免了挤公交,地铁,完全有自己的空间。可惜没钱。

爱上一个野马,但心里没有草原。很感慨。是不是这样唱的?我们该怎样,想不明白。你让马怎么办呢,你把人家薅 来了,但你没钱,没草原,你让人马怎么办,可不要用后腿踢你吗?对不对,你还能怪人家野马不成,归根结底是因为你没钱。无处安身。歌很好听,问题也很实际,不好回答。马兰拉面都开到加州去了,加利福尼亚!还能怎样呢,你说说到底什么是祖国。你说!所以说一个月没有2000吃串儿,真的活不下去。你懂了没有,一想到这里,我就不想活了,我一个月只有400。有一种“啊~”的感觉。

“啊~”

不想活了。

不想活了。

本文由豆瓣网友整理,原作者特师,希望你喜欢这篇大作,由此更深刻地理解特师,更广泛的宣传特师 微博 @大咕咕咕鸡 支付宝daguguguji@gmail.com 给特师打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