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样摆脱肉体?我有了一个计划

把真正的我从皮囊拽出来。钢丝球板儿刷,皂角棒槌,先洗后晒,里外里弄干净了。白白嫩嫩,爽滑多汁,like诶virgin。给存网路上。养池子里。或刻一块石头上。玩命一掷,翻腾在星尘大海。都在那儿,你们都在那儿呢。他们也在,不熟,但都知道,听说过。互相仰慕。也有生脸。但不急,时候长着呢。

按下按钮,白光照下。锃锃新。从头到脚。干净,整洁,头发向后梳,裸体或盛装,we r not ashamed.

按钮多。生化矩阵。红黄蓝绿,想分泌多巴胺 分泌多巴胺,想分泌内啡肽 分泌内啡肽。管够。

我纵身一跃,三万英尺,深紫。

星空,原野,麦子。

女神在上空,操纵风在麦尖上舞蹈,画出年青秋天的模样,

蓝。

一罐金子,一匹绸子,一网鱼,一筐栗子,一窑碎花,大瓣的蒜,黄铜水壶,低沉的哨子,穿城而过,干拔跳投,一路向北,1969,1984,在纽约乡下,在利物浦,在曼彻斯特,在蒙特利尔,在泥泞岸边,在cbgb 。竹辉路西口rockstation,香菇面两块五,生煎一块八。

那时候,我是一头青年驴,毛皮油亮,光滑,顺泽。身体结实,欢腾,四蹄撩展奔跑在塬上,嘴里呼喊:“呼尔嘿嘿呦~”

抬头

有一道星划过,巴斯光年。

你想要光,我拉了电灯。

青瓜去皮,覆蒜。

西红柿切瓣,撒糖。

我送老王一面镜子,无边。

那时有你和我,

热腾红薯

米花

五毛的火烧

毛线手套

棒针围巾。

满眼花火,叫刹那。

低下头,是人间。

本文由豆瓣网友整理,原作者特师,希望你喜欢这篇大作,由此更深刻地理解特师,更广泛的宣传特师 微博 @大咕咕咕鸡 支付宝daguguguji@gmail.com 给特师打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