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长篇

晚饭吃什么系列之刚才在小区门口的一次惨烈搏斗!

今天林老师来家里做客。到了晚饭时分,我决定和海豹去菜场采购些生鲜回来招待客人。刚走到小区门口就感觉气氛不对,阴气弥漫,空气湿度陡然增大,我眼前一花,突然发现有几砣物件横在路中。细细一看,是两个老者,一男一女。年纪50上下。左边是一老妇,粗衣粗裤寻常打扮,骇人的是她脚下坐骑,十米宽两米高,身材扁平,周身泛青灰,头部呈三角形,獠牙森森双目如炬,居然是一条巨型黄海带鱼!

而旁边的老者个头不高,身形瘦削,豆大的双眼闪着绿光,青红面孔布满唏嘘胡茬。装束甚是怪异,一顶棒球帽虚放在头顶,正宗的嘻哈戴法。上身穿劲霸男装,下身一条大红阿迪王扎腿灯笼裤。左脚蹬安踏三六一度,右脚踏特步无限可能。一条雪白裘皮毛领自左肩斜搭而下,尾端掖入裤腰。右手拎着一个蛇皮袋,用拇指粗的金链子扎口。袋内隐隐有起伏,似乎藏着某种活物。

一股诡异的气氛弥漫在小区门口。

我一时看不出此二人到底是何来路,对着老者开口道:看先生虽瘦,但却深谙服饰搭配的潮流之道 ,这一身混搭风甚是得体到位,和真人气质极其般配,可谓劲到抽潮到爆,小生实在佩服。在下正要去菜场采购,可否轻移尊驾行个方便?”

那老者嘿嘿冷笑几声,笑道:“正好呀,我们过来就是要请侬切生活。侬看哪能?”声色低沉,宛如金石相击,有败絮之声,令听者皱眉。

我心下一惊,这二人显然是来者不善。难道是过去结下的仇家?望着老者似笑非笑的脸,我忽然一个激灵,心中登时敞亮 ,原来是他!菜场卖小龙虾的摊主 !上次被我占了便宜,显然是来寻仇的。看来今日一战已在所难免,于是也不再客套,正色道:“那就请先生赐教了。”

海豹却是个急性子,一把脱掉外套,露出一身白花花的腱子肉骂道:“起哭修 taimai~~,你们真不要脸,居然玩阴的阿鲁,看我来收拾你们阿鲁!”我一把拉住它说不要急,这是我的仇家,一人做事一人当,你退后。海豹见我心意已决,便恭谨的退在一旁。我摆好姿势,脚步不丁不八 ,进入临战状态。

那老者不慌不忙,缓缓的将扎蛇皮袋的金链子解开,只听咕咕几声响,一道黄光自袋中跃了出来,腾腾的站在地上,那物身材匀称,穿着得体,身高三尺有余,雄纠纠,气昂昂,顶上却没有红冠,竟然是一只巨型母鸡!

这正是栖息于苏州河中的珍禽,名曰山寨鸡,天性喜爱潜水,平时难得一见,却以歌喉嘹亮,百转千回而闻名。只见那鸡在地面滴溜溜打了三个转,腮囊一鼓,双目圆睁,振翅一扇,两侧腋下竟各显现四只大喇叭,腹部羽毛起伏不定,仔细一看,毛下赫然藏有一只低音炮!一时间狂风大作,大地颤抖,一曲耳熟能详的流行歌曲传遍全场,围观众人有好事者早已跟着强劲的节奏唱了起来:

yo~yo~ yoyoyo~ yo~yo~ yoyoyo~ 我们在树上yo~yo~ yo~

我和你有缘呐~ 我和你有份那~

come ‘on yeah checkitout~

那老者合着母鸡的节奏左右扭动瘦削的躯体,美目流盼,动感十足,曲终之时,嘴里西溜溜一声怪叫,运内力将一身衣服挣破。只见他体魄雄奇,周身线条流畅,大小臂不分,腹肌浑然一体,隐现八卦图案,有红光流转。两腿虽短却粗壮有力,浑如钢铁铸就,通体布满浓密的臂毛,腿毛,护心毛,仿佛穿着一条黑色连体毛衣裤,毛色顺滑。光泽油亮,颇有西亚风情。

这时那老太左脚轻点带鱼背部腾空跃起,如蛟龙腾渊,轻飘飘的落在场地中央,身法十分矫健。忽然一股罡风扑面,原来是带鱼陡然发力横扫过来。我急忙后退,只听得旁边咔嚓嚓一声响,小区内二期一栋刚完工大楼被带鱼从底部生生切断,轰然倒在路旁。我怒道:“这是我们之间的私仇,不要殃及他人!”老头嘿嘿怪笑:“由不得你了,小龙虾不是白吃的,今天你必须付出点代价!说罢右手提母鸡攻了上来,一招三连星宇宙流开局,大开大合潇洒万分。我不由的心惊,此老者不可小视,身形如此干瘦,却动若雷霆,下手狠辣。于是不再轻敌,调匀了呼吸,将海豹交与右手,下场与其缠斗起来。

那老者一只母鸡硬如铁棍招式怪异,不拘常理,招招不离下三路,尽是些西亚的阴损招数,我执海豹以柔克刚,豹走轻灵,运用吴清源 攻逼大法见招拆招,也不慌不忙。两方招式象克,一刚一柔,斗的难解难分。但见鸡舞四方,豹跃八面,霍如羿射九日落,矫如群帝骖龙翔。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。观者如山色沮丧,天地为之久低昂。 众人看的屏息入神,再无聒噪。
如此战了三四十回合,直杀得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。我一条海豹银光缠绕,似银蟒罩住了老者,那人在剑芒之中扭动身躯腾挪辗转,虽不落下风,但受制于母鸡个头短小,一时难以还击,只能相持不下,不一会便娇喘声声,香汗涟涟,胸口护心毛已湿了一片。时间再久,渐渐疲软。有些招架不住。我虽占了上风,却也奈何他不得。

眼见无法拿下对手,我忽的心生一计,故意放缓节奏,卖了个破绽,佯装踉跄,老者此时疲于招架,已然有些失神,见如此良机,岂能错过,双腿一蹬就攻上前来。

哈哈!这下正中下怀,只见我手腕一抖,将海豹当作暗器发了出去,老者未料到有此变数,一愣神之际,背身门户已开,我团身疾走,滴溜溜一转,如泥鳅般绕到他身后,双掌合十,小指无名指交叉相扣,中指食指直立并拢,摆出个锥形,聚浑身功力于指尖向老者下身攻去,电光火石之间,直捅菊花深处,好一招肛门火辣辣!

这正是我赖以成名的独门绝技。老者周身肌肉虽坚硬如铁,但菊花却甚是娇嫩,哪堪受此惊天一击。登时捂着菊花在地上滚作一团,痛苦难当。

“好功夫!”众人发出震天价的喝彩,纷纷鼓掌。我喘了口气,向围观众人挥手致意。态度和蔼。

谁知那老者并不服输,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,怒目圆睁,仰天长啸:呜呀呀呀呀!册那!只5z胚,长的斯斯文文,却出此阴招,当真是龌龊至极!却看我如何收拾你!定要将你轰 至 渣啊口杰杰杰杰~~~~!”

话罢从内侧袋掏出一个物件,在手中有节奏的摇动,发出奇异的声响,原来是一只四头婴儿摇铃!此物甚是凶狠,不管多么霸道生猛的婴儿,都抵挡不住它的威力俯首称臣。是保育院幼儿园用来降服恶童的秘宝。我暗叫不好,一股滔天的睡意扑面而来,那老妇也不闲着,恶向胆边生,在一旁唱起了儿歌,哼哼唧唧,音调靡靡:

啷啷啷,骑马到松江
摇摇摇,摇到外婆桥,
外婆叫我好宝宝。
月亮亮,家家小囡出来白相相。

围观听者浑身酥软,倒地呻吟。我使出吃奶的劲迅速猛掐大腿内侧五次,这才恢复了神智。而此时那妇人与老者已成包夹之势向我袭来,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,不容有丝毫迟疑。我四十五度仰望,右手指天大喊:

“看,灰机!”

趁他们一愣神之际突然弓背收腰,口胡一声长啸,下盘陡然发力,以雷霆万钧之势弹了出去,一个扫堂腿将带鱼放倒,洗净,去头去尾切成约六厘米的段,大火两面煎黄,放辣椒,花椒,八角爆香,加葱姜蒜,料酒酱油糖调味,收汁装盘。同时另起一锅,冷水入褪毛收拾干净飞水去沫的母鸡,投入从小区草地顺手采摘的千年雪莲,虫草,与水池中捞起的海参。大火烧开后转文火慢炖出老汤。不一会两道精美的菜肴便出锅了。整个过程连贯流畅一气呵成,绝无丝毫拖泥带水。

高手过招,胜负就是在一招半式之间,瞬间高下已分。

如此精彩的厨艺将围观众人看的如痴如醉口眼歪斜,纷纷举牌亮分。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,最后得分9.5分!看到观众如此热烈的反应,我不禁热泪盈眶,激动的说道:“感谢cctv, mtv, nba,感谢培育我多年的的启蒙老师!”说罢端着菜和海豹转身回屋。

人们也纷纷散去,只留下那老头呆若木鸡,喃喃道:我的鸡……和老太目瞪口呆,喃喃道:我的鱼……

本文由豆瓣网友整理,原作者特师,希望你喜欢这篇大作,由此更深刻地理解特师,更广泛的宣传特师 微博 @大咕咕咕鸡 支付宝daguguguji@gmail.com 给特师打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