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篇

活在裆下:时代的晚上

接到电话,脑水肿了。打电话话比我知,丫快死了,在安定医院。要我去见最后一面。 特护病房,就一个人,没什么仪器和药物。干净整洁。阳光从侧窗投射在房间内的一部分。没咋变,瘦瘦的,一见就认出来了。大学同学,舍长,老二。 “我让他们把药都停了。没意义。撤了。不然看着闹心!” “后腿都水肿了!全肿了。” “我能控诉这疯狂社会吗?” “妈了个逼的。” “我都肿了!” “我想我有这个权利!”老二扑上来抱我的腿。 我说行,你控诉吧。 “社会!”刚说两个字,说不下去了,

长篇

关于去拉萨的说两句

坐上那火车去拉萨~喷了!到底啥时候兴起去拉萨洗涤心灵的,满街都是地沟油假藏歌,巴扎黑,巴扎黑。 “在花开的地方 睡到自然醒 在布达拉宫找回内心的虔诚信仰。 玛吉阿米的慵懒阳光。 朝拜的信徒,是路上的风景。 世界上最壮阔的异域,天空下最无暇的笑颜,最纯粹的镜头力量,带你进入一场心灵和信仰的长途旅行。” 抛开尘世洗涤心灵!喷了,你洗尼玛了个大雪碧好吗,在单位让挤兑了,在家被老妈骂了,出门打不上车,挤公交把丁字裤绷扯了,房子买不起男朋友和同事搞破鞋,你丫迷失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于是就开始关注藏传佛教,微博关注里不是拉萨穷游玛吉阿米就是什么大宝法王小宝法王,大波人切鸡小波人切鸡,带了个眼镜说两句心灵鸡汤就惊呼好帅,以为拉萨满地都是这样的帅哥,还能再二逼点儿吗你。 成天发微博:

长篇

大师理性评测舌尖上的中国2第一集

这个舌尖上的往死里吃我实在看不下去了!上天入地,各种犄角旮旯都吃遍了,从珠穆朗玛脚下吃到马里亚纳海沟,中国人是打算把地表都舔食一遍吗?! 为什么! 为什么这么爱吃! 为了什么要这样不顾一切的去吃! 为什么?! 开头就看不下去了,冒生命危险爬三小时十几层楼高的树,就为把人家蜜蜂蜂蜜掏了,吃完还对着镜头咧着嘴憨厚的笑,喷了!这是不是强盗行为,贵片宣扬的是一种怎样的价值观!编导到底是怎么想的? 蜜蜂回家一看:我操我蜜呢? 老子躲这么高了还是难逃一劫,这是为什么!你们人到底有什么问题,我们蜜蜂招谁惹谁了,是你们人出问题了还是我们蜜蜂出了问题,这世界怎么了,啊!生活 蜜蜂会怎么想导演想过没有,就不能去小卖部买罐装假蜂蜜么?酥油都有普通蜂蜜能没有吗?可见就是嘴馋,想吃好的,弟弟还剪个星星都教授的发型,

长篇

晚饭吃什么系列之刚才在小区门口的一次惨烈搏斗!

今天林老师来家里做客。到了晚饭时分,我决定和海豹去菜场采购些生鲜回来招待客人。刚走到小区门口就感觉气氛不对,阴气弥漫,空气湿度陡然增大,我眼前一花,突然发现有几砣物件横在路中。细细一看,是两个老者,一男一女。年纪50上下。左边是一老妇,粗衣粗裤寻常打扮,骇人的是她脚下坐骑,十米宽两米高,身材扁平,周身泛青灰,头部呈三角形,獠牙森森双目如炬,居然是一条巨型黄海带鱼! 而旁边的老者个头不高,身形瘦削,豆大的双眼闪着绿光,青红面孔布满唏嘘胡茬。装束甚是怪异,一顶棒球帽虚放在头顶,正宗的嘻哈戴法。上身穿劲霸男装,下身一条大红阿迪王扎腿灯笼裤。左脚蹬安踏三六一度,右脚踏特步无限可能。一条雪白裘皮毛领自左肩斜搭而下,

长篇

经过认真思考,老王发现老张不适合自己

比赛很无聊,期间老王躺在老张的腿上,对近一时期两人相处的情况做了回顾,觉得老张还是不太适合自己。原因有很多,比如老张体型过于丰满,买裤子不好买。还有老张体毛比较浓密,但从不修剪。刚才老王在老张腿上翻身时,抬头看见老张鼻孔内浓密的毛,一望无际。并且在这个角度,仰望的情况,加上周围环境光线昏暗,空间颗粒感十足,它们相互叠加使得老王获得一种空前的感受:巨兽跨过自己头颅,猴子呼喊,星球要爆了。但实际情况是,他处的环境很安全。框架结构整体浇灌,能抗八级地震,世界杯刚刚开始。 老张睡觉的时候占据双人床右侧,掌控台灯,电视遥控器,机顶盒遥控器,空调遥控器等重要资源。 老王起夜的时候必须跨越老张才能下床,这也是一点不满。 老张午睡的时候也打呼噜。

长篇

动物园里故事很多的,随便讲几个

动物园里故事很多的,而且现在很多人不了解动物,光知道养狗,喷了。以为养狗就是生命全部。说实话,狗可能是最low最无聊的动物之一,和狗在一起严重拉低生活档次,爱狗的朋友别喷我,我实事求是。 随便讲几个,90年代有一次,园里修了个池子,准备引进水獭。因当时价格较贵,就进了两只公的,公的比母的便宜。买来以后,俩海獭睡觉都是手拉手,闭眼手拉手睡在水里。由于是第一次引进,当时园里大家都没经验,不知道为啥,有人说,可能是同性恋。领导很重视,说哎呦这可不行。于是找来专家。专家说:呵呵,是这样的,海獭睡觉时习惯手里拉着东西,海藻啊海带啊水草啊什么的,

长篇

驴,社会主义与秋天,重塑了整个城市

不学好啊,头疼死了 。 仗着自己头大,在班级里很嚣张 。 上礼拜五威胁同桌要看人家奶子同桌不让,把人书包扔窗户外头了,还恐吓人家:“ 小心点 。” 被老师请家长,训了我一个多小时 。 自己放学回家的时候被同桌哥哥在胡同里堵了,一顿胖揍,初中排球队的,身高臂长跳起来一米七,我儿子根本不是对手,还挺坚强一瘸一拐自己爬回来了 。 半夜爬起来吃了两根黄瓜,一个西红柿,一杯酸奶,两个煮鸡蛋,四个庆丰包子,打了一套自创的拳调理经脉,默默回去睡了,整个过程没有出声,表情肃穆,展示出一种未来国家栋梁的气质 。 催人泪下 。不容易啊!我儿子!身在茅草屋心怀凌云志,放眼全球 。 虽然个子不高(一米三,

长篇

今天我指点了一个驴。

在下午我遇到了一个驴 。 十八岁 。 男 。 一米六五 。 体重一百七十斤 。 四肢浑圆 修长,体毛光泽油亮,褐色泛白,浓密 。 嘴唇外翻,耳朵长,有秃顶迹象 。 显然是 一个大型驴 。 我说朋友,跑吧,玩命的跑吧,不要回头 。 一个驴说什么情况,朋友?我不认识你 。 我的头很疼 。 阳光很好,巴摩尔的稻子熟 了,扎啤还在供应,你为什么不去喝一杯? 我说你还不知道吗?运动开始了 。 大型驴一律扑杀,一棒子打死,并收取饲养人

长篇

冬至 老公今天崩溃了(温馨感人)

老公今天崩溃了,可能因为最近好多事不如意,压力堆积在一起,一下子崩溃了,嗷 的一下冲出去,提了俩天福号的肘子回来了,蹲在厨房吃 。 好几件事情,一个是年 底了,老公蠢蠢欲动,看了网路上一些别人的旅游炫耀贴,有想法了,想去东南雅旅 游,理由是去东南雅便宜,吃的还好,还有大海,老公兴致勃勃! 我么也没讲什么,先让他去折腾,果然,搞了一搞护照什么的没弄好,好多都要花钱, 要去办手续,单位也要同意,最后黄了,老公很不乐意,又提出元旦去香港澳门,或 者去台湾自助美食游,折腾了一阵,

长篇

下礼拜就38周岁了,感觉很恍惚

下礼拜就38周岁了,感觉很恍惚。 年轻时追求艺术,成为诗人,以为自己是真理别人是狗屎,到了这个年纪才明白,其实一直看不起的脚踏实地追求物质才是生活真理,别的都是虚的。 现在快40了,文凭也没有,交通工具只有脚踏车,房价涨的扑出来这辈子不可能买得起了,还和父母住一起,工资么十来年涨的还没物价一个月猛,十年前还能吃吃喝喝买点儿数码玩具。 现在基本只够吃饭。 年纪大了,朋友同学都结婚,连个说话的都没有,有时候聚会都开车出去周边,我没车老蹭别人也不好意思,而且花销也大吃不消,有时候大家组织去外地旅游,太花钱,真是感觉大家有差别了。 年轻时从来没想过。 年轻时觉的自己最牛逼,别人都是傻逼,别人俗,只知道追求物质一身烟火气,现在才明白,40岁一事无成才是真傻逼,好歹人家收获生活,

长篇

关于夏天一个酒的思考

装瓶时加点儿糖,二次发酵 还想喝度数高的精酿可以找 brew dog 的,精酿界怪咖,tokio 酒精度有 20 度,好像 还有一款 40 度的,喷了,据说是用低温反复怎么搞的,纯粹较劲 酿酒狗的几款 hardcore,punk ipa 等口感都很好,很牛的牌子,可惜 1 号店没有, 只能淘宝,北京上海各种精酿酒吧里就多的很 纯属恶搞的一款酒,好像都说啤酒做不了高度数,因为不能高温蒸馏,brewdog

长篇

一次突如其来的性生活(温馨感人)

厦门鱼肝油厂后门的招待所,四楼靠南,可以看到海 。 三张单人床,两把椅子,一 个脸盆架 。 冼手间在走廊尽头 。 墙面斑驳 。 阴天,云层很厚,低,灰黑,鼓 。 下午三点 。 莫文蔚 。 房间里有老王 。 还有老张 。 老王来到靠窗的桌子前,从红色保温瓶里倒出一杯水,喝了 。 盘算怎样熬过无聊的 下午。 一股强烈的感觉突然从腹部腾起,火烧般迅猛 。 他感到两腿之间有一座火山凸了起 来,喷簙欲出,好像十八岁的那个夜晚 。 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他感到 不可思议,但来不及多想了,

长篇

广场 ( 幸福圆满 )

下夜班 快十二点 胡同从中 路灯很暗 老王 。 突然冲出来四个人,手拉手把老王围起来,形成一个矩形 。 一个大棚郭冬林一个狗熊一个海豹一个一个狗(腿短)。 “ 你们是谁? ” 无话。面无表情。铁青。眼散焦。远方。 。。。 老王不知道什么情况,决定自救 。 首先老王往左跨出一步,试图离开 。 这时大棚郭冬林,狗熊,海豹,一个狗迅速集 体也向左跨出一步,和老王保持平行 。 连贯流畅,显然是练过 。 。。。 老王又向右跨出一步,试图离开 。 这时那谁,那谁,那谁,

长篇

神奇的没但完

南城一青壮年黄鼠狼自杀了 。 含笑而去 。 家里人发现时正伏在案上,嘴角含笑,比较安详 。 好像是咬舌自尽 。 临别赠言:“ 不想活了 。” 临别赠言是写在一张旅游广告宣传页后面的,东南雅海岛游,蓝天白云,海清沙幼, 含往返机票 5 星住宿 6 天 7 夜只要 2300,789 月均可出发 。 黄鼠狼写了不少,摘录 如下:“ 不想活了 。” “ 回首往事,我不后悔 。” “啊~青春。” “ 生命属于黄鼠狼只有一次 。 黄鼠狼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:当它回首往事时,

长篇

胜利了一刚

1967年墨西哥大革命胜利后,人民把大独裁者扒光了,装进一个透明的空调房,放置在广场上,目的是让他在人民羞辱的注视下咬舌自尽,没想到三个月后大独裁者非但没死还越活越好,吃的香睡的甜,每天在房子里跳操,做俯卧撑,唱以前的流行歌曲,脸瘦了大肚子也下去了,恢复了往日风采(原本就是帅哥,民间甚至出现了粉丝团体,二次元相关作品大热 面对围观的人群,前独裁者不卑不亢,保持正常作息,不时挥手,展示出良好修养,有时会走到有机玻璃前,和愤怒拍打玻璃的民众对视,吃过苦头的人对这种目光心有余悸,心里虚了,大声叫骂两句走了 独裁者状态越来越好,没有任何工作的他专心作息,健身,躯体日趋完美,晒蜕了几层皮以后,皮肤黝黑,在月光下辐射出暗金色的光芒,甚至深夜也有粉丝去广场围观。

长篇

(德味) 我突然发现我使用诺基亚的方向完全错了

十分震惊。今天早上办公室。老王拿出手机,说:"你过来看一下。" 我说:"看什么?" 他说:"你来看一下。" 把手机递过来。老王使用的是一款诺基亚全键盘手机e61,没什么特别,但今天看起来完全不同,浑身上下散发一种无形气场,美观大气波澜壮阔,辽阔宏大富饶甜美,在老王手掌上卧着,前手摆放合理,态度和蔼不卑不亢,一股浓烈的人文气息扑面而来。 "德味!" 我开口惊呼。 "你再体会一下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