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型摘抄

(本文来自豆瓣,原文链接:原文链接) 宇宙是一个假象,是不是。我不相信当代科学。除非有一个人骑马一直朝前走,路过所有的草原,海,山,爱情,相遇,别离,城市和岁月,最终回到你身边,这样我才可能同意地球是圆的,对不对。 1998 年 正文 1998 年暑假,你俩约好用望远镜相互观察。你决定 1998 年有两个夏天。 你们看到了丛林与麦浪,燃烧的万花筒,麋鹿和麦芽糖,十万只火烈鸟在路易斯安那,旅人沿着 bobo 河顺流而下,

长篇

活在裆下:时代的晚上

接到电话,脑水肿了。打电话话比我知,丫快死了,在安定医院。要我去见最后一面。 特护病房,就一个人,没什么仪器和药物。干净整洁。阳光从侧窗投射在房间内的一部分。没咋变,瘦瘦的,一见就认出来了。大学同学,舍长,老二。 “我让他们把药都停了。没意义。撤了。不然看着闹心!” “后腿都水肿了!全肿了。” “我能控诉这疯狂社会吗?” “妈了个逼的。” “我都肿了!” “我想我有这个权利!”老二扑上来抱我的腿。 我说行,你控诉吧。 “社会!”刚说两个字,说不下去了,

微博

驴の日常(2011.07)

2011年07月04日12:26发布 有个朋友研究北京美食的,后来他死了。 2011年07月04日21:46发布 介绍北京东城地区一种美食,可以极大改变您对北平小吃的看法:罐头甜玉米一听,六必居干黄酱一勺,泡发原木香菇四个,切丝,燕京啤酒二百毫升,庆丰大肉茴香馅儿包子五个,连皮捣碎,豆子一碗,炒肝两勺,灌肠三片,kfc皮蛋粥一碗,大蒜一头,蒜苗一把,黄芥末一坨,四川白菜腐乳一丁。混合搅碎后装盘 据说北平人民过着这样的一种生活,每天早上起来,喝一碗豆汁,在床边坐着发呆到中午,然后喝一碗豆汁,在床边发呆一会儿,然后午睡,起来后喝一碗豆汁,在床边发呆到太阳下山,

微博

驴の日常(2011.05-06)

2011年05月28日10:44发布 #生活小技巧#松花蛋捣碎,兑一听330毫升的可口可乐,滴老醋,香油。姜末。一气喝下可治便秘。 2011年06月07日00:41发布 #猜火车# 我预感到我的一个朋友可能会给我介绍姑娘,于是我刻意的接近她。 2011年06月20日23:28发布 我头卡在小区花园的铁栏杆里了!谁来帮我拔一下,回不了家了。 2011年06月23日02:00发布 我可能完了。 2011年06月25日21:28发布 今天在kfc相亲,在厕所拉屎蹲的时间长了点,结果回去座位的途中腿麻了,眼睁睁摔在了小姑娘面前。摔的时候还叫了一声,全餐厅都看见了。我不想活了。 2011年06月28日15:20发布

长篇

关于去拉萨的说两句

坐上那火车去拉萨~喷了!到底啥时候兴起去拉萨洗涤心灵的,满街都是地沟油假藏歌,巴扎黑,巴扎黑。 “在花开的地方 睡到自然醒 在布达拉宫找回内心的虔诚信仰。 玛吉阿米的慵懒阳光。 朝拜的信徒,是路上的风景。 世界上最壮阔的异域,天空下最无暇的笑颜,最纯粹的镜头力量,带你进入一场心灵和信仰的长途旅行。” 抛开尘世洗涤心灵!喷了,你洗尼玛了个大雪碧好吗,在单位让挤兑了,在家被老妈骂了,出门打不上车,挤公交把丁字裤绷扯了,房子买不起男朋友和同事搞破鞋,你丫迷失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于是就开始关注藏传佛教,微博关注里不是拉萨穷游玛吉阿米就是什么大宝法王小宝法王,大波人切鸡小波人切鸡,带了个眼镜说两句心灵鸡汤就惊呼好帅,以为拉萨满地都是这样的帅哥,还能再二逼点儿吗你。 成天发微博:

长篇

大师理性评测舌尖上的中国2第一集

这个舌尖上的往死里吃我实在看不下去了!上天入地,各种犄角旮旯都吃遍了,从珠穆朗玛脚下吃到马里亚纳海沟,中国人是打算把地表都舔食一遍吗?! 为什么! 为什么这么爱吃! 为了什么要这样不顾一切的去吃! 为什么?! 开头就看不下去了,冒生命危险爬三小时十几层楼高的树,就为把人家蜜蜂蜂蜜掏了,吃完还对着镜头咧着嘴憨厚的笑,喷了!这是不是强盗行为,贵片宣扬的是一种怎样的价值观!编导到底是怎么想的? 蜜蜂回家一看:我操我蜜呢? 老子躲这么高了还是难逃一劫,这是为什么!你们人到底有什么问题,我们蜜蜂招谁惹谁了,是你们人出问题了还是我们蜜蜂出了问题,这世界怎么了,啊!生活 蜜蜂会怎么想导演想过没有,就不能去小卖部买罐装假蜂蜜么?酥油都有普通蜂蜜能没有吗?可见就是嘴馋,想吃好的,弟弟还剪个星星都教授的发型,

长篇

晚饭吃什么系列之刚才在小区门口的一次惨烈搏斗!

今天林老师来家里做客。到了晚饭时分,我决定和海豹去菜场采购些生鲜回来招待客人。刚走到小区门口就感觉气氛不对,阴气弥漫,空气湿度陡然增大,我眼前一花,突然发现有几砣物件横在路中。细细一看,是两个老者,一男一女。年纪50上下。左边是一老妇,粗衣粗裤寻常打扮,骇人的是她脚下坐骑,十米宽两米高,身材扁平,周身泛青灰,头部呈三角形,獠牙森森双目如炬,居然是一条巨型黄海带鱼! 而旁边的老者个头不高,身形瘦削,豆大的双眼闪着绿光,青红面孔布满唏嘘胡茬。装束甚是怪异,一顶棒球帽虚放在头顶,正宗的嘻哈戴法。上身穿劲霸男装,下身一条大红阿迪王扎腿灯笼裤。左脚蹬安踏三六一度,右脚踏特步无限可能。一条雪白裘皮毛领自左肩斜搭而下,

长篇

经过认真思考,老王发现老张不适合自己

比赛很无聊,期间老王躺在老张的腿上,对近一时期两人相处的情况做了回顾,觉得老张还是不太适合自己。原因有很多,比如老张体型过于丰满,买裤子不好买。还有老张体毛比较浓密,但从不修剪。刚才老王在老张腿上翻身时,抬头看见老张鼻孔内浓密的毛,一望无际。并且在这个角度,仰望的情况,加上周围环境光线昏暗,空间颗粒感十足,它们相互叠加使得老王获得一种空前的感受:巨兽跨过自己头颅,猴子呼喊,星球要爆了。但实际情况是,他处的环境很安全。框架结构整体浇灌,能抗八级地震,世界杯刚刚开始。 老张睡觉的时候占据双人床右侧,掌控台灯,电视遥控器,机顶盒遥控器,空调遥控器等重要资源。 老王起夜的时候必须跨越老张才能下床,这也是一点不满。 老张午睡的时候也打呼噜。

短篇

出大事了,老王开花了

突然,没有任何征兆,开花了。 是小红第一个发现的,十一点左右。当时科以上干部在开会,走廊里安详。小红去盖单位公章,推门,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。 怒放,怒放。 花冠很大,白。坐在椅子上,脸朝南,靠窗,侧逆光,双手交叉抱胸前,端庄。地面上没有烟头,桌面物品摆放的很整齐。没有慌乱。显然是有思想准备的,开的从容。 这时消息传开,大家陆续聚集在老王周围,不知道该说什么,看着。 张姐推门进来,说:"啊这谁送来的花,

长篇

动物园里故事很多的,随便讲几个

动物园里故事很多的,而且现在很多人不了解动物,光知道养狗,喷了。以为养狗就是生命全部。说实话,狗可能是最low最无聊的动物之一,和狗在一起严重拉低生活档次,爱狗的朋友别喷我,我实事求是。 随便讲几个,90年代有一次,园里修了个池子,准备引进水獭。因当时价格较贵,就进了两只公的,公的比母的便宜。买来以后,俩海獭睡觉都是手拉手,闭眼手拉手睡在水里。由于是第一次引进,当时园里大家都没经验,不知道为啥,有人说,可能是同性恋。领导很重视,说哎呦这可不行。于是找来专家。专家说:呵呵,是这样的,海獭睡觉时习惯手里拉着东西,海藻啊海带啊水草啊什么的,

短篇

我觉得有人要害我

老王,门卫。 换了一条大狗,对我极不友善。告我说非常温顺,品种高贵平易近人,有腔调,不会对副科以上干部动手。丫骗我,我上百度查过了,烈性犬,最不要脸的那种。昨天使用三种方法试图诱导我摸狗背,我识破了。 老李手里成天转的健身球球,原来是木质的一对,黄色,今天突然换成不锈钢的了,精钢,闪闪发亮,呼呼呼转的极快,映出他变形的脸,我瞥见丫在抽屉里还备了四个。而且茶杯也换成不锈钢的了,极重,子弹头造型。问来历,笑而不语。他茶杯一直放在靠我的这侧。丫报的健身班,天天不到四点就走了,积极的伐得了。说是健美操,

怎样摆脱肉体?我有了一个计划

把真正的我从皮囊拽出来。钢丝球板儿刷,皂角棒槌,先洗后晒,里外里弄干净了。白白嫩嫩,爽滑多汁,like诶virgin。给存网路上。养池子里。或刻一块石头上。玩命一掷,翻腾在星尘大海。都在那儿,你们都在那儿呢。他们也在,不熟,但都知道,听说过。互相仰慕。也有生脸。但不急,时候长着呢。 按下按钮,白光照下。锃锃新。从头到脚。干净,整洁,头发向后梳,裸体或盛装,we r

没钱太惨

太惨了!我太惨了。是这样的!写了一些,乱七八糟,都是因为没钱,因为没钱好出去耍,放假了只能在屋子里磕,跟自己磕,较劲,谁让你没钱呢,是不是这个道理。又不敢发出来,写微博字数限制闹心,搞到微信大叫驴,么腾讯比较红,红又专,爱国,你懂的,到时候叫你喝茶,你又怂了。 就是胆子小,没办法,每天就是混,尽快过去尽快过去。就想吃烤串儿,不吃能怎么样呢。儿子因为你没钱,已经不爱你了,原话是“爹我可能不爱你了。你没钱”这才九岁,

处女

也许我不该那么敏感。 早上八点半,我在路边饭馆里吃早饭,馄饨和油条。初升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,照在小姑娘的脸上,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细嫩的皮肤上软软的绒毛。 那小姑娘坐在我左前方,隔着一张桌子,面对着我。她非常好看,鹅蛋脸,眼睛大又亮,鼻子小巧,嘴巴也小巧,嘴唇又红又软。我看着她的眼睛,心里欢喜,因为她的眼神全是无忧无虑的高兴,一闪一闪,像雨洗过的星星。 她的眉毛很特别,浓密黑亮,像有棱角的柳叶。看来她从不曾修过眉毛,她还没学会,她应该不知道把眉毛拔成细细的样子意味着什么,那些含烟凝黛妖娆高挑的风情还不属于她,因为她还小。 她肯定还不到二十岁啊,小脸儿素净,红白分明。不只眉毛不修,

男人度咋哈

下午在大润发水产区闲逛,看见一条鲫鱼吹牛,我们淡水鱼,鲫鱼说,我们淡水鱼为什么刺多,是为了自保啊,鲫鱼说,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方式,因为淡水里不好跑,比大海小,一不小心就被逮了,我们淡水鱼刺多,吃起来不方便,容易卡喉,这样人就不爱吃了,首选海鱼,没海鱼或者买不起海鱼才吃淡水鱼,这样就活的长一点,并不是说我们淡水鱼不好吃,我要是没刺,味道不比你们星啊斑的差,别看我们鲫鱼一斤才十五,要是没刺,起码一斤80,不儿比儿你儿们儿海儿鱼儿差儿嘿儿,鲫鱼说 比比啥比比,刺再多还不是给抓了吗,旁边缸一条塔木鱼说,一斤才15,不高贵啊 害,鲫鱼说,

城市驴火,巴西利亚

是这样的,一座纯手造的城市,广袤 。气候温暖湿润 。人口 2000 万,但是你不会见到他们 。街上空无一人。或者说空无一人。巨大的建筑物们散落在亚马逊平原背上 。 城市的组成:红,黄,蓝,绿,白 。 你与城市:牛 。 巴马:阿尔西亚博物馆左侧 。 六个梦:河。伐木工人。鳄鱼皮连体裤。黄色笑脸胸针。mojo。 有六十三阶的桦木梯子 。 天主教寄宿学校午餐 menu:国际队四叶草。35厘米热狗。玉米糊鱼。

2001 年,抗议微博 low 逼化!

抗议微博 low 逼化! 当然这个是见仁见智的问题,而且微博是新浪的,我也没理由在这里指手画脚说三道四。 只是有些话觉得不说出来堵得慌 。 老实说,越来越不喜欢微博了 。 掰着手指头算算,混大概有两年半 。 最初的新鲜狂热劲头已经过去了。 刚来时对什么都不懂,后来慢慢的开始了解,从落魄当代诗人(装置艺术家(观念艺术家逐渐走上大师道路,是一段成长的路程,journey。 开始的时候,大家好像彼此之间不那么熟悉,自己玩自己的,吃个饭拉个屎也要发 5 条,后来互动多了,才发现微博藏龙卧虎,什么人都有,多少有点互相敬畏吧 。 新媒体能这么牛逼,这可能是饭否那些当初都没有想到的 。 观点相左的时候,都措辞锋利,

就这次大戏随便说几句,成天在论坛上逼逼的全是大龄惨绿屌丝

就这么个事儿,不是吗? 不管真假,刷流量还是怎么地,看别人顺手过一段性生活能起这么大反应的,也就是些大龄宅男,屌丝了 客观地说,成年男人隔段时间都换换口味,尝试一下不同的逼,消除工作疲劳,生活压力,很平常的事,在楼主看来 有什么大不了?不理解 生活藏龙卧虎,绝大部分人生赢家都在默默享受生活,这当然包括操年轻的逼。随便本坛举几个例子,北京书记,有好爹红色20强排名靠前,豪车堆成山苹果随便送,唱嘻哈跳街舞,上午在南非猎象晚上回望京日李冰冰,哪有时间上论坛蛋逼?! 上海滩的贵公子,夜王猴力,三四年座驾就从捷达2000换到宝马x5,都是很久前了,现在是scc俱乐部成员,上海叹世界,粉色平治sls随便开,

夜晚正式开始 (beta)

我使用一台年代久远的随身听播放一盘年代同样久远的磁带,一盘很久以前录制的大 拼盘 。 内容包括田震,许巍,面孔,藏天朔,欧美流行乐队,西安音乐台摇滚摇滚 节目片段,大家好我是陈刚 。 刘学典教授深夜答疑 。 还有一些实况录音,这在昨天 曾使我猛烈脱缸,药劲极大 。 由于年代久远随身听的磁头出了一些问题,表现是在 播放 a 面的时候会带出 b 面的声音 。 由于转向问题,b 面的声音是颠倒的,你知道, 在与 a 面的声音叠加后,产生一种奇异的效果,具有强烈至幻作用 。 我有了一个感觉:

当代生活需要大功率激光枪

我的当代消费观 # 商品 ~~ 社会 ~ 欲望 ~~ 社会 ~ 为了我的虚荣心 ~ 我把自己出卖 ~ 用自由换回来 ~ 沉甸甸的钱 ~ 以便能够挤身在 ~1994 年郑钧在歌里这样唱到,20 年过去了,中国彻底进入了商品 社会,每天各种营销 24 小时轰炸眼球,双十一双十二双十三,裸贷奶贷屌贷,大家 拼了命的在花钱,到底为什么,你也不知道, 我的消费观是这样的,目前消费欲望主要有三方面,一是住房,想买市中心顶楼复式 大平层,或者空中四合院,带泳池 500